三個禮拜前,回到美國。拿著自己早過期的駕照去 re-new (換照),結果被通知要重新考照,因為在美國兩年半沒開車了。心不乾情不願的考完了筆試,然後約在28號考路考。還沒考路考的這段期間都是拿著學習駕照偷跑的。就這麼過了三個禮拜,終於要考路考了。每次面對考試的我,總會忐忑不安;當我知道我的路考官是個壯碩白人的時候,心裡面都涼了半截了,因為知道在宣稱是種族大融爐的美國,說沒有歧視,簡直是睜眼說瞎話。尤其在加州,早就被我們黃種的亞洲人給鯨吞蠶食的地方。


考路考前,考官還問我 :”So, do u want me to speak English, Spanish, Mandarin or Japanese?” 真是嚇了我一大跳,想不到考官竟會4種語言! 哇咧! 雖然說中文對我來說會比較方便,但我還是跟考官說英文,也自信我純正的英文可以讓考官以為英文是我母語。或許可以減少被刁難的機會,因為如果沒考過,還要預約時間考試,可有得等了。

好不容易在車水馬龍的downtown路上顫顫兢兢的繞了一圈又一圈,回到了DMV(車輛管理局,台灣的監理所),停下了車,我問坐我身旁的考官:”Did I pass the test? “ 考官還慢條斯理的要我等會兒,他要算算;天呀,我還自信的以為自己會考100分的。在等他算成績的5分鐘,真的是如坐針氈的不安。

突然間他問我是哪兒人,我心想,果然聽不出我的口音,我說我是台灣人,剛剛來美國。他問我會不會看中文,我說:”Sure!”…當我正懷疑他問我這個問題幹嘛時,就看他從他身上不起眼的口袋掏出一堆印章,似乎在找他要的。當我看到他把印章一個個收回去時,其中一個是寫著 “Pass (通過)”的印章,當下,心想”死了死了! ,沒通過…死白人、臭白人,有種你來台北開車…”,其實那時候自己已經在想下次預約考試會要我等幾週; 突然間看到考官拿著一個印章,在我的路考測驗指上概了兩個斗大的字.

“ 成 功 ”

我以為我花了眼,拿下墨鏡,抸了! 抸眼再看…機車咧 還真的是正統的標楷中文字『成功』兩個字,天呀~  那剛被我心裡詛咒、罵到臭頭、原本繃著臉不發一語的白人考官,轉過頭笑笑對我說,”Isn’t it cool? I bought it from Seattle when I travel there. I even got Spanish and Japanese one!” (很酷吧? 這是我去西雅圖旅遊時買的,我甚至還有日文跟西班牙文的!)

當場讓我哭笑不得,不知該為通過考試! 而感到高興好,還是該為在美國的第一份文件上有官方斗大中文字而感到親切才好。真是讓我白冒冷汗一場。

回到家,在家看電視的娘問我說考過駕照沒,我一語不發的把paper拿給她看,當場她笑到翻了一圈。還一度以為我沒考過,而自己跑去刻了印章來安慰自己。

Whatever,反正我拿到駕照了,雖然讓我緊張了一陣子,但也挺喜歡美國人的可愛的一面。

創作者介紹

我家有隻陳小猴

小猴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